首页 养生资讯 趣闻趣事 动漫资讯 影视头条 故事会 健康资讯 房产资讯 电商资讯 软件资讯 音乐资讯 教育资讯 美食资讯 更多
首页 » 故事会» 内容正文

好运气

发布时间:2020-06-27 19:57:55

A的运气一直都比较好。

年末晚会抽中了iPhone大奖,最重要的考试凭借瞎蒙还稀里糊涂的考了全班第一,甚至不高不帅没特长的他还得到了女神小惠的青睐。

A也是我的好朋友,不然A也不会来我家吃饭,其实我有点不好意思,因为常年一个人居住的关系,我的家显得有些杂乱,不过还好A没有对此显得不满。

“A,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,别客气。”我干笑着。

A没有说话,也许还是有点拘谨吧。

拿出了新鲜的肉,蘸了我最喜爱的番茄酱,抿了口果酒。只能说我的酒量实在有些差,才喝了没有几口,我便有些醉意了,忍不住言语起来:“A,我最羡慕的就是你这样运气好的人了,你知道吗。。。”我迟疑了一下,虽然有点醉,但我还是有意识,接下来想说的都是我埋藏在心里的秘密,但我相信A不会说出去,犹豫了一会还是继续开口道:“A,从小我就是一个倒霉的孩子,我每天都会遭受各种各样的灾祸,有位算命的师父说啊,我这是煞命,一辈子霉运缠身,还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不幸,你猜怎的,我爸妈真的信了,天天对我又打又骂,他们就认为都是我给他们带来了晦气,恨不得杀了我,嘻嘻,可是他们不敢,两个胆小鬼,他们怕坐牢,后来他们听人说养狗可以祛除霉运,便养了一只大黄狗,每次是他们吃了饭,给狗吃剩下的,狗吃剩下的,再留给我吃,A,我是不是很惨,呵呵。。。。”我瞥了瞥A,A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,但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悲伤。

“甚至我感觉那条狗都在欺负我,它看我的眼神就像在说,你这个扫把星,给我滚。于是我悄悄的把它杀了,先用绳子把它的嘴捆上,再慢慢的用刀划开它的肚皮,看着它的内脏流出,腥骚的狗血染红了我的手,我从未感觉如此美好过。”说道这里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,还用手比划了一下。

“ 后来我就把它吃了,美味的狗肉,比我常吃的烂菜和剩饭美味一百倍。”我舔了舔嘴,如同正在品尝那美味“A,你相信吗,从那一天起,我变了,那一天,不对,那整整一个星期,我都没有遭受过任何意外,虽然一个星期后,我的父母发现了那条死狗的骨头,将我打了个半死。”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在好朋友面前说起这个还是挺丢人的。但A却没有嘲笑我的意思,依旧是安静地听着我的诉说。

“ 但我很兴奋,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很疯狂的想法,也许,也许我能通过吞噬其他生命增加我的运气,我起初也不相信,但我发现自从我吃了那条狗只后我的运气真的变好点了,之后我尝试了杀死其他活物吃掉,但似乎除了狗其余的动物并没有什么作用,我又悄悄的杀掉了村子里其他的狗,但我发现我的运气似乎提升的很慢。”

“有一天,我的父母,那个丑陋的女人和那个懦弱的男人因为运货的三轮车撞伤了行人,赔了五百块,他们回来就向我撒气,拿木棍敲我的手,我的背,他们还骂我畜生,骂我灾星,A,不知怎么的,我脑海里又有了一个想法,也许吃人能让我的运气变得更好,我为我天才的想法开心不已,他们打得越厉害,我就越开心,我甚至尖笑了起来,把他们吓了一跳,他们以为我疯了呢。”我拿起新鲜的肉,嚼了起来,吃了那么多,还是最新鲜的最好吃。

“我才没疯,我是天才,A你知道吗,天才,他们打我打得累了,便上床睡觉了,夜里,我偷偷的把他们捆了起来,抬到了地窖,A你无法想象他们当时惊慌的表情,他们叫我亲爱的儿子,叫我原谅他们,我才没有怪过他们呢,他们只是我的食物,A你会责怪你的食物吗?

A沉默了,我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震惊还是有点恐惧,他的瞳孔还是这样平静。没有波澜。

“我一刀一刀的割下了他们的肉,割一片,吃一片,但他们的肉实在太多了,我吃不了,又怕坏了,于是我只好做成了腌肉,远远没有我们现在吃的好吃。”我笑了笑,又夹起了一块肉。

“事实证明,我真的是对的,吃了他们之后,我感觉我的运气变得比原来好多了,我甚至获得了一个免费上学的机会,和你们一样来到了这个美丽的学校,警察只以为我只是一个父母失踪的可怜孤儿呢。”

“可是A,我的痛苦又来了,我以为我可以通过吃人是自己的运气增加,但随着我吃的人越多,效果就越差了,慢慢的我摸索到了一个规律,就是,我要吃掉像A一样的人,才能让我的运气大大增加呢。”我看着A如同一个酒鬼看到了陈年佳酿。

A似乎并没有因为我的话感到恐惧,真的奇怪呢,从一开始就这样,难道A真的什么也不怕,没理由的啊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我恍然大悟,“A,你已经死了吧。”

我看着眼前的A,他的脸已经被我削掉了大半,血如同番茄酱布满了他的全身,森森的白骨裸露了出来,那双眼睛耷拉着,有着惊恐,绝望。餐盘里,盛着A新鲜的肉,热气腾腾的。

“可惜,这么多我还是吃不完,只能一部分做成腌肉了。”我叹了口气,毕竟A是我见过运气最好的人,肉也超美味。忙碌了一会我才剔干净A身上的肉。

“给你们带了了个新朋友。”我打开地窖的门,将A的骨头扔了进去。

“你们听说了吗,隔壁班的A失踪了。”

“ 是啊,头天才中了十万元的大奖呢,会不会是有人谋财啊。”

“也许是吧。”

一年后,大家渐渐忘记了A失踪的事情,毕竟每个人还有自己的事做,又到了一年的年末晚会,这也是我最喜爱的日子,主持人宣布着最后获奖的同学的名字:三年二班的B。

我没听错吧,这是我的名字,看来吃掉A之后我的运气真的超好了,周围的同学都向我祝贺,有的还说起了酸溜溜的话。

但我却开心不起来,因为我感觉远处有一双眼睛盯着我。

就像当初我盯着A那样。

静静信息网